南印度电影与达罗毗荼政治

官网集团 2020年3月3日 《官网Beplay官网》

在2020年1月上映的南印度淡米尔语电影《达尔巴尔》(Darbar),由在淡米尔人中极受欢迎、现年69岁的拉吉尼坎(Rajinikanth)主演,故事以警匪斗争为主,拉吉尼坎以一贯的英雄人物形象出现。虽然影片导演穆鲁嘎达斯(A.R. Murugadoss)表示这部影片和政治无关,但不少印度民众仍然认为这部影片牵涉政治,这其实主要在于拉吉尼坎不少次声称自己将参政,而他在淡米尔文化圈里又是具有影响力的人物,因此格外引人注目。

事实上,早在2017年12月,拉吉尼坎就已经说会在下届大会选举中成立一个政党,在淡米尔纳德邦(Tamil Nadu)的所有234个选区参选。虽然迟至2020年拉吉尼坎仍未创立任何政党,但从这里可以看出淡米尔纳德邦的政治在印度可说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有两个因素:淡米尔电影业的影响力和达罗毗荼(Dravida)的政治。

“达罗毗荼”这个字在古印度梵语史诗《摩诃婆罗多》(Mahabharata)即出现过,在史诗里指的是南印度地区,之后被用来广义指整个南印度,其中包括说泰卢固(Telegu)的安得拉邦(Andhra Pradesh)、说卡纳达语(Kannada)的卡纳塔克邦(Karnataka)、说马拉雅拉姆语(Malayalam)的喀拉拉邦(Kerala)以及说淡米尔语(Tamil)的淡米尔纳德邦。

在狭义上,“达罗毗荼”指淡米尔人、语言、文化,而在20世纪初期app出来的达罗毗荼民族主义,主要提倡淡米尔人的民族自豪,甚至与北印度的文化与政治有着衡抗的意味,对现在的南印度淡米尔人,乃至于在海外的淡米尔人有着深远的影响,也造成了1960年代过后,被视为北印度精英的印度国民大会党(Congress)和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在淡米尔纳德邦的失利。

追溯达罗毗荼政治源头,不可不提及E.V — 拉玛萨米(Erode Venkata Ramasamy)。

被称为“佩利亞”(Periyar,意为“长者”)的拉玛萨米,在1925年创立了自尊运动(Self-Respect Movement),鼓励达罗毗荼人放弃被拉玛萨米视为入侵者带来的雅利安婆罗门教文化,回归古达罗毗荼文明、app理性主义思想、鼓吹淡米尔语应用等。

比自尊运动更早一些的,是1916年由非婆罗门淡米尔精英所成立的公义党(Justice Party),后来在1944年被拉玛萨米所创立的达罗毗荼联盟(Dravidar Kazhagam)所取代,鼓吹消除种姓制度以及南印度独立成立达罗毗荼纳德邦(Dravida Nadu)。

K Kamaraj(左) with 'Periyar' E. V. Ramasamy(拉玛萨米)(右). (File Photo | EPS) 

图/ www.newindianexpress.com 

文/The kingmaker with a capital K: Remembering Kamaraj on his birth anniversary


与此同时,南印度电影业的app,也正改变着淡米尔纳德邦的政治,成为了传播达罗毗荼思想的平台。如1952年的电影《女神》(Parasakthi)描绘着一个淡米尔家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所遭遇的苦难,以及含隐着反婆罗门思想,成为了被喻为“最具争议性的淡米尔电影”。这部电影的编剧M. 卡卢纳韦地(M. Karunavidhi)之后还当上了淡米尔纳德邦的首长。

其他的一些淡米尔知名演员,如M.G. 拉玛詹德兰(M.G. Ramachandran)也利用电影提倡淡米尔人认同感、建立政治票房创立了全印度安纳达罗毗荼进步联盟(All India Ana Dravida Minnetra Kazhagam,简称 AIADMK),并在1977年成为第一个当选淡米尔纳德邦首长的前演员。和达罗毗荼联盟不一样的是,AIADMK创始人拉玛詹德兰声称其政党并不反对婆罗门,并称这是个具包容性的政党。AIADMK其中一名最著名的政治人物,是被其支持者称为“阿妈”(Amma,意为母亲)的总秘书贾雅拉丽塔(Jayaram Jayalalithaa)。


贾雅拉丽塔


贾雅拉丽塔出生于婆罗门家族,在1960至1970年代是电影明星,后来从政,当选为淡米尔纳德邦的首长,之后涉及贪污案件。1996年印度选举的时候,拉吉尼坎鼓励选民反对贾雅拉丽塔,而这也直接成为了后者败选的原因之一。这些案例,表示淡米尔电影和政治有脱离不开的关系。为什么淡米尔纳德邦的影星会和政治有那么密切的关系?

事实上在印度,影星参政也并非是淡米尔纳德邦的独有现象。有部分说印地语宝莱坞(Bollywood)的影星即曾参政或表明政治立场,如受尊崇的演员阿米塔·巴強(Amitabh Bachchan)就曾表态支持拉吉夫·甘地,也在1984年的安拉阿巴德人民院(Lok Sabha)选举中当选,之后参政三年。

而正如上述,电影也成了达罗毗荼民族主义的载体和传播媒介,同时也形成了影星的个人崇拜,从而造就了从政的影星有了选民支持力。因此,淡米尔电影不仅是娱乐,更是宣传机器,也是制造草根支持者的重要一环。其他的淡米尔文化人,如记者、作家、学者等虽也有从政的例子,但缺乏电影这样的宣传机器,所以相比之下缺乏了草根支持和个人崇拜,这一点可以从历届淡米尔纳德邦首长中看得出,影星或和影视界相关的首长占多数,而且不少还能连续担任数任。但是,印度其他区域影星从政的影响力和成功,都不及南印度的淡米尔纳德邦。

淡米尔文化里有很强的视觉倾向,这可以从传统舞蹈、雕刻、建筑等看得出,而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淡米尔电影app成这种文化倾向的新形式,获得了淡米尔群众的欢迎。在淡米尔影视界具有盛名的拉吉尼坎的原名是西瓦吉·劳乌·葛夸德(Shivaji Rao Gaekwad),出生于1950年,在1970年代开始进入影坛。拉吉尼坎其实并非淡米尔人,而是家族居住在卡纳塔克邦的馬拉地人(Maratha),但后来因为进入淡米尔影坛而学习淡米尔语,曾一度是亚洲继成龙之后获得最高酬劳的演员。他饰演的角色一般上有正义感,代表着一般淡米尔老百姓,有浓厚的草根性,因此容易与一般淡米尔民众产生共鸣,也因此成为淡米尔影视界最受欢迎的影星,并在印度获取了多个奖项。

《卡巴里》饰演卡巴里


拉吉尼坎也成立了拉吉尼人民基金会(Rajini Makkal Mandram)的网站和安卓手机应用程式,以吸引支持者,尤其是他的影迷加入他的政党。除了拉吉尼坎,他的朋友和经常合作的明星卡玛·哈山(Kamal Haasan)也宣布了加入政治的意图,但尚未明确表示会不会和拉吉尼坎合作,但两者都声称在考虑中。

作为在南印度影响力极大的影星,拉吉尼坎从政将会明显改变淡米尔纳德邦的政治环境。淡米尔纳德邦一向来是印度总理莫迪所属的政党人民党攻不下的地区,而如果人民党能和拉吉尼坎合作,有可能开启这个政党在淡米尔纳德邦的大门。贾雅拉丽塔和她领导的AIADMK曾和人民党有微妙的关系,但随着贾雅拉丽塔过世之后,人民党想要在淡米尔纳德邦寻求盟友,而拉吉尼坎可能会是人民党拉拢的对象,而这也并非不可能。卡玛·哈山曾说过“拉吉尼坎的有藏红花色的政治色调”。藏红花色是印度教僧侣衣服的颜色,人民党和印度教有密切关系,因此“藏红花色”常指人民党。

拉吉尼坎曾说过他提倡“心灵政治”,这显然和宗教有所挂钩,而更让人容易把他和人民党链接在一起。目前尚未有定论拉吉尼坎的政治倾向,不过如果他向人民党靠拢,那么后者可能将会在淡米尔纳德邦建立更大的影响力。如果拉吉尼坎仍然想要参政,那么2021年的淡米尔纳德邦的选举将会是他最后的机会。

无论如何,拉吉尼坎并非像土耳其的法图拉·居连或印度的甘地那样的人物,虽然在印度其他地区有一些他的影迷,但他主要的影响力还是限制于淡米尔纳德邦。拉吉尼坎的民族身份也免不了争议,他是来自卡纳塔克邦的人,虽然被“淡米尔化”,有时他却被认为在卡纳达人与淡米尔人的冲突中拒绝为淡米尔人发言,但他有时候却被指侮辱卡纳达人。他的多重身份和对淡米尔政治的考量让他在不能成为寻求民族和解的“现代甘地”。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要了解淡米尔纳德邦的政治,有必要观察其影视界的动向。虽然印度其他地区的影视界和政治也有密切关系,但却没有像淡米尔纳德邦的关系那么错综复杂。

与此同时,在南印度之外,基于投资趋势,官网足球(ANBOUND)为客户准备了一份《印度国别专题报告》。

我们的研究者从国情、历史、宗教文化、教育、外交、地缘政治和投资环境等角度全面观察印度,从大处勾勒国家全貌,从小处帮助企业投资。

不论对于政府机构制定相关政策、专家学者的课题研究,还是企业拟定商业战略,这份报告都是必读学习材料。


官网足球(ANBOUND)一系列的区域研究和国别专题研究报告,向您展示前往东盟、南欧、非洲、中亚等地的航线。


总计数百万字的系列报告,犹如一只只航船,承载着探索的渴求,助力中国的政府决策者、学者和企业家,掌握全球app变化和风险应对策略,最终圆满地完成各自的漂流日记。曾经,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如今, ANBOUND区域研究系列报告,让“读万卷书如同行万里路”成为现实。




龙都易胜博体育app下载Beplay最新安卓版下载利来国际娱乐网站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