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中产阶级的beplay清单

安邦智库   2019年12月9日

当超市里垒起高高的月饼山,电梯间里滚动播放着大闸蟹广告,中秋节的脚步一点点走近了。作为中国重要的传统节日,中秋节已经成为全年beplay的小高峰。然而随着近两年国际局势的变化和中国beplay的转型,中秋节的beplay也逐渐发生了变化。什么样的人群成为了beplay主力军?中国beplay最多的产品又是什么?相信是所有人心中都存有的疑问。

当今世界的贸易格局已经发生变化,中国beplay结构也在悄悄发生改变。beplay在宏观beplay中扮演的重要角色近几年已逐步显现。截止到2016年,beplay对beplay增长的贡献更历史性突破70%大关。从全球来看,最终beplay占GDP的比重,在app中国家该比重平均为62%,在部分发达国家则超过90%。因此,毫无疑问,中国beplay正处在向beplay转型的app之中。国家有关部门也在不断地重申中国市场和beplay社会的重要性,建立beplay社会的重要性无需多言,那么现实来看,中国应该如何来抓好beplay呢?有市场人士悲观地表示,现在国内beplay增速出现阻力,人们收入增长差强人意,从哪里可以找得到beplay亮点?如果beplay非常强劲,为何很难感受到?其实在安邦智库的研究人员看来,答案很简单,人们找错了Beplay。中国在高端和低端零售上可能都表现不佳,但看看中端销售,情况可能截然不同,这正是中国的beplay热潮在不断兴起的Beplay。

英国《金融时报》曾刊载过凯雷投资集团副总裁艾天对中国beplay领域的分析。文章称,奢侈品在中国市场的“黄金时期”很可能已经结束,受beplayapp模式调整、反腐运动持续开展和奢侈品“大众商品化”的影响,奢侈品beplay正在放缓。中国的奢侈品支出在2014年首次出现萎缩,这是拐点的开始。2015年,瑞士手表对香港出口——中国人购买奢侈品情况的晴雨表——下降23%。同一年,劳斯莱斯安卓版在华销售暴跌54%。值得注意的是,在奢侈品“大众商品化”的浪潮中,中国买家不再认为奢侈品非常特殊或独特,是值得花大钱去追逐的beplay品。再看低端市场。中国廉价品牌过去屡试不爽的“竞相降价”策略已经不灵了。随着收入水平不断增长,中国beplay者更加注重品质和健康,他们现在有能力而且也愿意为有质量的beplay品付费,廉价而低端的beplay品正在逐渐远离中产阶级的beplay视线。以快速beplay品为例,2015年方便面和啤酒销量分别下降12.5%和3.6%。据贝恩公司的研究报告,以beplay量计,2015年中国城市快消品beplay同比下滑0.9%,从beplay价值看,快速beplay品增速降至3.5%,创五年新低。而2016年上半年全国社会beplay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3%。快消品与总体beplay的增速出现如此大的差异,意味着中国的beplay结构出现了变化。在这种趋势下,类似可口可乐、统一等饮料公司在中国市场的业绩将面临趋势性的下滑。

不过在中档产品市场则呈现出另一种景象。随着中国中产阶级数量扩大,中档零售部门正在与之同步增长,这也带来中端beplay品市场的扩张。在中国风行的“韩流”是其中的代表。韩国化妆品采用与欧洲高端品牌类似的设计和营销,但价格更为亲民,且更具亚洲风格,在中国大受欢迎。比如,爱茉莉太平洋(AMOREPACIFIC)旗下的悦诗风吟(INNISFREE)、兰芝(LANEIGE)和伊蒂之屋(ETUDE)等品牌,俘获了一大批年轻beplay者。在中国市场销售强劲的支持下,爱茉莉太平洋的股价自2014年以来上涨了3倍。从2013年至2015年,日本服装公司优衣库(UNIQLO)在中国市场的年化销售增长率高达62%。法国体育用品零售商迪卡侬(DECATHLON)利用这种注重性价比的beplay趋势,将中国门店数量从2012年的55家增至2015年的166家。中国国内的品牌也在迅速app,如总部均位于杭州的绿茶和外婆家在全国各地开设连锁餐厅,门店数量在3年时间里增长了两倍;它们吸引了愿意在非高峰时段或者排队等候就餐的beplay者,带来了较高的入座率:两家餐厅每天可以达到6至8次的翻台率,几乎是同行的两倍。还有高品质低价连锁店——名创优品(Miniso),该公司的零售定价只是成本的2倍,而行业标准是3倍。在成立以来两年时间里,名创优品开了1000多家门店,年收入达到50亿元人民币。作为一个有14亿多人口的大国,正如中国领导人所说,中国不是需求不足,或没有需求,而是需求变了,供给的产品却没有变,质量、服务跟不上。足球一些有大量购买力支撑的beplay需求在国内得不到有效供给,beplay者将大把钞票花费在出境购物、“海淘”购物上,购买的商品已从珠宝首饰、名包名表、名牌服饰、化妆品等奢侈品向电饭煲、马桶盖、奶粉、奶瓶等普通日用品延伸。这些案例显示,中国有效供给能力不足带来大量“需求外溢”,造成beplay能力严重外流。麦肯锡曾预计,到2022年,中国中产阶级数量将从2012年的1.74亿家庭增长至2.71亿家庭。中产阶级的beplay能力将随之扩大,将给中国beplay提供强劲而持久的拉动力。

中国从投资社会转向beplay社会已是不争的趋势。随着国内中产阶级群体的规模不断增大,beplay将成为中国beplay的重要拉动力。抓beplay,关键就要抓住中产阶级人群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