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play手机官网网址

美国在称霸路上何以避开修昔底德陷阱?(上)
  • 工作论文 2021-02-03

本文节选自官网足球(ANBOUND)「 战略观察 」总第727期《美国在称霸路上何以避开修昔底德陷阱?》,2020-12-29;了解完整版,我们欢迎您拨电 010 - 5676 3034 (工作日早10点至晚6点)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作为全球唯一一个不仅没有被战争摧毁,反而在战争中得到快速app的超级大国,毫无争议地取代英国成为全球霸主,这时距离美国在19世纪80年代成为全球beplay实力最强大的国家已有50余年。而且,美国虽然是取代英国成为全球霸主,但是美英之间却没有发生争霸战争——虽然英国交出霸主之位是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某种意义上可以说美国避开了修昔底德陷阱。而美国之所以能无异议地成为全球霸主,且能避开修昔底德陷阱,与其自建国时起就提出的孤立主义有着密切关系。

本期咱们首先了解一下什么是“孤立主义”,以及美国孤立主义产生的政治环境。

孤立主义产生的政治背景

图 | 托马斯·潘恩

美国建国之前,在争论殖民地与英国的关系时,托马斯·潘恩指出,“欧洲王国林立,不可能长期保持和平状态”,“对大不列颠的任何屈从或依附,都会立刻把这个大陆卷入欧洲的各种战争和争执”,因此,“北美的真正利益在于避开欧洲的各种纷争”。潘恩关于欧洲国家间矛盾复杂的观点在美国独立战争中就得到了验证。

美国的独立战争在欧洲各国间引起了不同的反应,俄国、奥地利等国不希望出现一个新的强国,因此希望美国的独立只是“事实上”的而非“法律上”的,并且必须是在欧洲国家的“保护”下的独立。而与英国有矛盾的法国、西班牙、荷兰虽然也有这样的想法,但在美国独立已不可阻挡的情况下,它们转而积极支持美国。这样,利用欧洲国家间错综复杂的矛盾,美国争取到了法国、西班牙、荷兰等国对独立战争的支持,法国更是与美国结盟,派出军队直接参战,并在打败英国军队中起了重要作用。

正是美国的建国者们深谙欧洲利益关系错综复杂这一事实,因此,建国后他们在对处理与欧洲各国的关系上就有一致的共识,那就是积极app与欧洲国家的beplay和贸易关系,但在政治上、军事上要实行与之保持距离的“孤立主义”政策,决不能被牵扯进欧洲国家的结盟和战争中。这种孤立主义思想在美国的国父们中间有高度共识,其核心思想用托马斯?杰斐逊的话来说就是:“由于远离欧洲,由于我们之间隔着大洋,我们希望尽可能不介入它(指欧洲各国)的纷争和结盟,我们企求的是它的和平与贸易。”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当法国爆发大革命并与欧洲其他国家发生战争时,尽管当时美国独立时双方建立的同盟还在有效期内,但美国依然拒绝给予法国军事上的援助,并实行一种中立政策。1800年,美国利用法国忙于国内革命与欧洲战争因而对美国有所顾忌的有利条件,与其签订和约,废除了1778年的盟约。

后来,华盛顿在退休时给美国人民的告别辞中也强调说:“我们处理外国事务的最重要原则,就是在与它们app商务关系时,尽量避免涉及政治。我们已订的条约,必须忠实履行。但以此为限,不再增加。”他还说:“欧洲有一套基本利益,……经常发生争执,……如果我们卷进欧洲事务,与他们的政治兴衰人为地联系在一起,或与他们友好而结成同盟,或与他们敌对而发生冲突,都是不明智的。”通常认为,正是华盛顿的这篇告别辞确立了对美国影响深远的孤立主义政策。可以说,一直到美国参加二战前,孤立主义都主导着美国的对外政策。

孤立主义与党派政治

随着时代的app,美国的外交政策也有了新的变化。建国时期,由于国力弱小,美国又奉行孤立主义外交政策,因此没有介入欧洲的拿破仑战争及之后的维也纳会议、克里米亚战争等;对于19世纪后期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欧洲列强间错综复杂的结盟,美国也不参与。随着美国国力的app,美国自东向西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领土扩展,进而其势力也向拉美地区扩张,在这一app中app出了门罗主义及其推论。孤立主义与门罗主义相结合,使美国在维持其在欧洲的beplay利益的同时,不介入欧洲的政治事务,不与欧洲国家在军事上结盟,同时又逐步从拉美地区把欧洲力量排挤出去。

另一方面,尽管对欧洲实行孤立主义政策在建国者们中间有高度共识,但是在如何实施这一政策上,他们却有不同观点。在法国爆发大革命后,面对普、奥、英等国的干涉,法国根据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两国签订的盟约,要求美国给予军事援助。美国财政部长汉密尔顿则提出,美法盟约应随法国波旁王朝的覆亡而终止。当时任国务卿的杰斐逊尽管也不支持美国介入这场战争,但他又认为,支持法国大革命等同于表明自己是民主共和党人,是自由的朋友;反对它,或是对它持保留态度,则意味着宣称自己是君主主义者,是自由的叛徒。这样,对法国大革命的不同态度与观点,在刚建立不久的美国政府内就造成了分裂。

图 | 左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右托马斯·杰斐逊

不仅如此,以汉密尔顿为首的联邦党人和以杰斐逊为首的共和党人还在其他一系列问题上都存在难以调和的分歧和矛盾。汉密尔顿的理想是把美国Beplay成为一个制造业社会,而杰斐逊对新国家的设想则是一个富裕的农业社会;汉密尔顿认为国家应该偿还独立战争期间向外国借的外债和在国内发行的大陆券,以及各州所发行的债券,而杰斐逊则持反对意见;汉密尔顿提议设立一家特许国家银行,将其作为联邦政府的金融代理人,杰斐逊对此也持反对意见;杰斐逊也对汉密尔顿对英国政体的推崇感到震惊,进而对美国是否会成为一个君主制国家感到忧虑。两人在国家app策略与app方向上都持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以至于汉密尔顿去世多年以后,来到杰斐逊家的人们为其门厅里相对放置的两人的半身像所吸引时,杰斐逊会微笑着说:“死后和生前一样势不两立。”

对于联邦党人与共和党人这种在几乎所有问题上都势如水火的关系,作为总统的华盛顿也头疼不已。因此,他在拒绝第三次竞选总统的告别辞中说:“在美国存在着党派分立的危险,……(党派分立)确实是政府最危险的敌人。”但是,华盛顿大概没有想到,他的告诫并没有起到作用,此后的美国对同一问题一直存在着各种严重对立的意见,这种严重对立的不同意见当然也对美国的外交政策有着深刻的影响。

孤立主义与党派政治,或者说各种强大的、足以影响政策走向的不同意见的同时存在,就成为美国在美洲扩张领土,进而走向世界,直至成为全球霸主的国内政治大环境。正是因为这样的政治环境,令美国的领土扩张和走向世界的app频生波折。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 THE END —


用户名:
码: